被时光掩埋的秘密

来自: 姚怡如 时间: 2017-2-15
   叶小诗很孤僻,若有人稍微靠近一点,她都会以极其防备的姿态面对。
   “一周后考试,重点快借我抄一下。”课间休息时,同桌莫可琪的脑袋凑过来。这家伙真不知好歹,沈小初心里暗自嘀咕。
   她将本子往后一甩,砸到她的手臂。“红色是知识点,星号是加分点,蓝色是难点。”
   莫可琪好奇的问:“这么多的颜色,你不会看花眼吗?”没有得到任何回答,她知趣地拿起本子抄起来。
   “瞧,高贵冷艳的公主也有食人间烟火的一天,还是可琪有本事。”沈茹的声音虽不响,但也足够让叶小诗敏感的耳朵捕捉到了。确实,对于其他人,叶小诗一直保持距离,却唯独无法拒绝莫可琪。莫可琪好像天生就有一种亲和力。
   莫可琪把书传过来的时候被沈茹抢了去,沈茹嘟嚷着也要抄重点,叶小诗奋力抢还是没够着。就在沈茹打开书的一瞬间,掉出了一张小纸条。叶小诗赶紧弯下身子捡,却还是晚了一步,字条被沈茹逐字念了出来,“开心点,别一天到晚跟林黛玉似的。”
   不少同学发出了笑声,叶小诗匆匆收拾了书本,在围观的眼神中走出了教室。她一直以来不想与人相处,不想被人关注,这下倒好,随随便便一起哄就把她这么久营造的形象毁了。
   叶小诗还可惜那张字条,莫可琪每次还书,都会附赠一张字条。那些小字条,她都会小心翼翼地收着,像在收藏小感动,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挺美好,可沈茹毁了这一切。
   二
   自从沈茹朗诵了莫可琪的那张字条后,叶小诗就断了与莫可琪的联系。叶小诗知道莫可琪是那束照进自己生活的小小光亮,但与这束光一起闯进她的世界的还有她不愿接触的,沈茹就是其中之一。她害怕这束光最终会变成一把利剑,扰乱她好不容易重归平静的高中生活。
   两周后,她意外地被莫可琪拦在校门口。莫可琪双手张开,举得特别高,“叶小诗,来这儿。”
   “有何贵干?大美女!”叶小诗踌躇了一会儿,想逃却没有去路,只能硬着头皮上前。
   “用你的重点考了高分,做人要知恩图报,当然要请贵人您吃饭!” 莫可琪见叶小诗没停下脚步,她跟上前继续说:“我好不容易在这儿堵到你。要是提前跟你约,你肯定不答应。”
   “幼稚!”叶小诗瞥了莫可琪一眼,她大步迈开步向前走,到了公交车站台,她转头说:“如果真有诚意,就请我吃火锅吧。” 莫可琪喜笑颜开,大步跟在后面。
   她竟有些不习惯莫可琪为她找座位,替她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挪出一点空间。不可否认,这感觉还不错。
   就在叶小诗吃火锅的时候,不适感从胃里蔓延到了喉咙,最后胀得整张脸都很难看。
   “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咱们少吃点,下次再来?” 莫可琪被吓坏了,站起身子为她倒水。
   “没事,太闷了。”叶小诗笑着回答,从容地一口口抿着温水,脸上的不适渐渐退去。
   吃火锅的机会很难得,她哪里舍得放弃。想起过生日时母亲问她最大的愿望是什么,她说,如果能肆无忌惮地吃一顿火锅就好了。她说得欢快,母亲却暗淡了眼神。叶小诗因为生病必须忌口,别说是火锅,就是稍微辛辣些的食物都得特别小心。所以叶小诗每次看到大街上的火锅店的广告,她都能馋好久。
   吃那顿火锅,整整用了三个小时,但是叶小诗吃得满心欢喜。回家的时候,叶小诗的身子由莫可琪搀着,亦步亦趋的。
   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要是以后遇到什么事情,千万别逞能,记得找别人帮忙。” 莫可琪担心地说。
   “可能是累了吧,没事。”
   叶小诗刚刚笑着说完,她的电话响了起来,是母亲的。
   听完电话,她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,泪水汹涌而出。莫可琪再大的力气也无法阻止她整个人的重心下坠。那些所有被隐藏的心思一霎间再也藏不住了。她号啕大哭着,吓得莫可琪也跟着跪在地上问她发生了什么。
   那天莫可琪问,你怎么哭得像个孩子?
   “能像小孩一样哭,也许是人生最大的幸福。”
   说完这句话没多久,叶小诗就消失了。
   三
   叶小诗并不是故意消失的,是因为她要第三次上手术台了,去做一次决定她一辈子幸福的手术。
   手术就在下周,叶小诗才刚刚习惯初中生活没多久,又得回到那个冰冷的病房了。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准备了足够的勇气。可接到母亲的电话那天,她无法掩藏内心的恐惧,她是真的害怕。
  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脑袋里有东西,但是具体病情她一直不清楚。弄得越清楚越绝望,若只是懵懵懂懂地活着,相信她也许还能活到白头那天。一上手术台,生命就由别人把握了。
   关于手术后的一切也令她心有余悸。那是在五年级,她曾经也是人际关系超好的优等生。可动完手术后回到学校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   因为手术需要剃掉所有的头发,她一直戴着帽子。昔日好友一反常态,与她保持距离。走在校园里总有人投来异样的眼光。甚至有一段时间,也不知道是谁在同学群里发了一张她没带帽子的照片,一时间她有个很难听的外号,叫“光头诗”,同时传播着她身患传染病的流言。
   被孤立的叶小诗从此沉寂,她也不再费心讨好任何人,以至于到了初中,她延续了一贯的作风,不靠近任何人,不伤害任何人。
   可就在她进手术室之前,她收到了沈茹的短信:高贵的公主,你是回城堡陪七个小矮人了吗?
   依旧有点嘲讽的口气,但叶小诗内心是感动的,这代表人有惦记着她,即使曾经那么不友好。
   莫可琪的短信也有,而且不少。她想了好久,最后回复了六个字:我很好,别担心。
   五秒后,手机有了反应:我们等你回来。
   那次的手术特别顺利,就连医生都说:“病人这次情绪好,恢复得肯定快。”母亲听后整整念了两天,如果恢复好就能彻底痊愈,她担了十几年的心事终于有了了结,能安安稳稳地睡个踏实觉了。
   母亲问叶小诗要不要休学的时候,叶小诗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.“妈妈,我不怕,我要回学校。”她非常确定,她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,一个缤纷的国度正在向她发出邀请。
   四
   再回到初中生活,叶小诗暗自下定决心,要平淡地接受来自同学们的异样目光,要学会坦然。青春的路才刚刚开始,她要以完美的姿态去迎接,不能让青春沾染“遗憾”两个字。
   她回到学校那天被吓了一跳,几乎整个班的同学都站在校门口迎接。莫可琪站在最前面,微笑地看着她。沈茹走上前抱住她,眼中似乎还有泪水,嘴里喃喃自语:“回来就好。”那力度仿佛在抓一根救命稻草。
   回校后的叶小诗与同学相处很好,因为她身体还在恢复期,被当成大熊猫一样保护起来,班里的同学处处护着她。
   学校十周年校庆,每个班都要准备节目,叶小诗班准备的节目是小品《戏说红楼》。
   叶小诗私底下向老师申请演林黛玉,她想要在大病初愈后给自己一个挑战,也算是礼物,能够坦然面对大家。
   “叶小诗你疯了?你这才出院多久?不能上台,我去找老师说,让她把你的名字去掉。” 莫可琪知道后,特严肃地找叶小诗谈。
   “可琪,我想试试,一炮而红的滋味我还没尝过呢。”叶小诗打趣道。
   “好吧,你也算是本色出演了。” 莫可琪低垂着头絮叨着,“那你就自己上台小心点。”
   叶小诗“扑哧”笑出声。在某种程度上,是莫可琪带她走出一个人的困境,重新接纳了周围人的关爱,莫可琪真是个好人。
   五
   莫可琪虽然不上台,但她每天都陪着叶小诗练剧本。剧院离叶小诗的家有好长一段距离,每次练习时莫可琪都会骑着自行车准时出现。
   剧院门口,沈茹左顾右盼,眼见莫可琪骑着单车来了,赶紧上前扶着让叶小诗平稳落地。
   “这才大病初愈,能不能吹风都不知道,你怎么能骑这么快呢?”自从叶小诗回校后,沈茹就变了个人似的。
   叶小诗示意莫可琪去停车,而她挽着沈茹的手进入剧院。对于沈茹的改变,她不介意,她能感受到沈茹发自内心的真诚。
   那次的周年庆,《戏说红楼》引起全校一致好评。学校论坛上随之而起对林黛玉的扮演者叶小诗的讨论。有关她重病初愈挑大梁的帖子,还有她以优异成绩获奖学金的帖子。帖子里有一张照片,是在四月校园的绿柳下,叶小诗和莫可琪比肩站着。春光与笑容,不分彼此。叶小诗盯着那张她与莫可琪的照片出神,拍得真好看。
   时间很长,长到所有秘密都能被掩盖。只盼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  

本文章被浏览: 17次